来自 汽车 2020-02-06 13:14 的文章

这进一步坐实了理想汽车在筹备海外上市的传闻

  在困局之下,理想汽车要实现李想的野心,除了融资找钱,填补眼前的造车资金缺口外,最终还要看自身在商业模式和竞争力上的硬实力

  “我已操盘过百亿级公司,希望再操盘一家千亿级公司。” 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曾向外界透露出的野心 , 不可谓不大。

  造车太不容易了,这是2019年以来众多造车新势力共同的感悟,在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融资遇冷,新能源汽车龙头特斯拉加速的夹击下,眼下正在为钱发愁的理想汽车,正在筹谋扩大融资,奔波在申请IPO的路上。

  近日,有知情人士称,理想汽车正在准备在美国申请上市,至少募资5亿美元,高盛是其主要牵头银行, 目前负责IPO审计的会计师事务所普华永道已进驻理想,正对其进行财务审计。如果这一传闻坐实,理想汽车将成为继蔚来之后,国内第二家在美国市场上市的造车新势力。

  申请IPO作为企业融资的主要渠道之一,近年来很多造车企业以上市为目标,但是效果并不理想。比如与理想汽车在同一阵营的蔚来,上市后就曾遭遇股价大跌,从最高点每股10美元,到面临“1美元”的退市风险。如今虽有好转,但隐忧仍在。

  据燃财经统计,2018年至2019年中旬,国内所有上市的新经济公司失血严重,46家上市公司中40家股价下跌,占比近9成。

  特别是今年以来大洋彼岸的特斯来股价上涨了超8成,春风得意之际,国内的造成新势力越发觉得压力山大。

  《每日财报》注意到,近期北京车和家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新增四位股东包括中金资本的投资实体之一厦门市海丝启盟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北京王科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兴锐未来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及龙珠资本旗下的车美(上海)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据了解,此次股东变更后,李想持有公司股份略有下降,从之前的39.06%降为36.77%。理想汽车注册资本也从约6.83亿增至约7.25亿,增幅为6.21%。这应该是理想汽车上市前最后一次融资了。

  资料显示,成立于2015年的理想汽车,是由李想创立的新能源汽车公司,公司稍早前命名为“车和家”,2019年3月,理想智造更名为理想,为用户打造没有里程焦虑的智能电动车为己任。

  成立次年5月就获得7.8亿元A轮融资,2018年再次获得30亿元B轮融资,2019年6月,再次获得5.3亿美元融资,其融资总规模约合110亿元,与经纬中国、美团、滴滴、头条等皆有联系。但对“烧钱”无数的造车新势力来说,100亿元的融资总额,对实现量产还远远不够。

  不仅如此,相比其他造车新势力依靠代工生产,理想汽车却通过购买获得了一张造车资质,为扩大产能无疑创造了一些条件。公开信息显示, 2018年12月,理想汽车先人一步,就已花费6.5亿元从力帆股份(601777.SH)手中,买下了重庆力帆汽车有限公司100%的股权。

  另一方面,公开信息显示,2019年12月13日,理想汽车的运营主体北京车和家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注册资本大规模缩水,由原来的9.15亿元变更为约6.83亿元,降幅约为25%。一并伴随的,则是多位股东的退出。据了解,在理想汽车的投资人序列当中,包括杭州上壹嘉乘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蓝驰创投投资实体、梅花创投的投资实体等17位投资人退出。此外,中金甲子投资总监殷晓斌、明势资本合伙人黄明明也退出公司董事会成员名单。

  投资人的退出,让舆论再次聚焦理想汽车的前景走向,但也有行业分析人士指出,此次调整是为了搭建VIE架构,以实现尽快上市。这从侧面也印证了要借助上市输血造车的可能性。

  不巧的是,日前,江苏省国资委官网挂出的一则《北京车和家信息技术有限公司0.91%的股权转让公告》,有业内人士指出,国资背景投资方此时退出应是为理想汽车海外上市做准备。这进一步坐实了理想汽车在筹备海外上市的传闻。

  对于累计融资额已达15.75亿美元的理想汽车来说, 随着理想智造常州基地的投产,为推动理想ONE及后续车型的规模化生产,需要更多的资金来造车, 显然已成为企业眼下首要需求。

  《每日财报》根据理想汽车之前的公告及公开数据了解,理想汽车目前亏损9亿元多。

  2018年度,理想汽车营业收入约为1.7亿元,净利润约为-7.19亿元,资产总额约为47.32亿元,负债总额为8.3亿元。

  截至2019年上半年理想汽车营业收入约为527.76万元,净利润约为-6.29亿元,资产总额约为58.42亿元,负债总额为9.31亿元。

  亏损9亿元多的理想汽车,此时谋求IPO,看来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加上刚刚量产的理想ONE,正在为批量交付,需要进一步扩大产能,以及后续销售网络的搭建等问题,其资金压力自然会加大。而申请IPO上市无疑是目前解决问题的出路之一。

  随着造车新势力淘汰赛加剧,部分造车新势力受资金、产品进度、交付保障等原因影响,2019年曾立下的上市/交付的企业,也未能兑现承诺,如奇点汽车、拜腾汽车、金康SERES、天际汽车等。

  而在交付量上,经过《每日财报》了解,小鹏、蔚来、威马等造车势力交付都已经破万,剩下的哪吒、零跑等品牌交付数量也超过理想汽车。而理想汽车历经5年打造的第一辆理想ONE已于2019年12月4日交付,001号车主为作家兼赛车手韩寒。截至2019年12月底,理想ONE也仅仅交付了上千辆。

  相比蔚来、小鹏汽车造车新势力的交付量和营收看,目前理想汽车的交付和量产,虽与自身相比有重大突破,但相比竞品还远远不够。而增强交付能力更是接下来的首要工作,不仅体现着一个造车企业的生存能力,也有利于企业现金回流,更考验着企业的品牌实力。

  不过,令人担忧的是,理想汽车刚刚越过交付门后,接踵而至的是各类负面信息,产品质量问题、银行贷款风波、股东大范围撤资,相比之前,蔚来刚刚交付ES8便遭遇自燃事故,备受舆论质疑,小鹏汽车也在2019年陷入了车主集体维权风波。可以想象出理想汽车背负的舆论压力之大。

  据了解,理想汽车延迟交付的原因,是质量问题。在交付前夕,理想汽车组织过一次理想one的试驾活动,其中关于“刹车软、噪音大、悬架松散”的问题都一并出现。作为补偿,理想汽车也将直接向用户交付预计明年4月亮相的2020款理想ONE。

  据网上媒体报道,质量问题不断的理想one:中控仪表出现“排放系统故障”报警,最终确认为空调系统三通阀自身诊断机制导致的误报警;车主在驾驶中接触自适应巡航后无法进行提速,最终确认为交付人员在车辆PDI阶段没有解除物流模式所导致。虽然在问题出现后,理想汽车均在第一时间对外公布处理方案,但是也反映出理想汽车在产品质量上,还存在不少问题,使其品牌好感形象受损无疑。

  除质量问题外,2019年12月11当晚,有车主反映称,中信银行取消了与理想汽车的合作。李想也在微博上称,都怪自己实力不够,害的用户被银行欺负。言语之间,颇有几份无奈,但是作为刚刚交付的理想汽车,其压力可想而知。但这也从侧面反映出对于交付,理想貌似并没有对各个环节做好周全细致的准备。

  也有业内人士猜测,中信与理想汽车中断了相关合作,可能是考虑到近期理想汽车的金融风险问题。另一说是可能与理想汽车被列为执行人有关。2019年以来,理想智造三次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所涉诉讼均为力帆集团持有并经营力帆汽车期间发生的债务。

  还好,质量问题并没有引发像蔚来那样,出现大量召回,增加运营成本压力,否则捉襟见肘的理想汽车更加难上加难。而此次中信银行终止合作产生的影响,是否会影响理想汽车进一步融资,现在也很难预判。

  从资本看好、政策扶持,到造车新势力百舸争流,站在新能源汽车的风口,再到行业“寒冬”,融资遇冷,加上消费者信心不足等原因,让众多投资机构对新能源汽车,表现出越来越谨慎的态度。这也导致了融资速度放缓、融资金额不及预期等问题,让靠“融资”生存的造车新势力雪上加霜。

  与此同时,随着特斯拉国产化触发的“鲶鱼效应”,以及国产版Model 3以及后续车型降价举措,以及目前国内造车新势力,无论在资金、产品上都还处在爬坡期,理想汽车还要面对咄咄逼人的同阵营竞品的碾压,可以说内忧外患,在这一倒逼情势下,将面临的挑战也将会更大。

  在困局之下,理想汽车除了融资找钱,填补眼前的造车资金缺口外,那么李想的理想到底能否顺利实现,最终还要看自身在商业模式和竞争力上的硬实力。正如李想在接受《中国企业家杂志》专访时立下的誓言一样,“要么死,要么千亿美金。”而在如今严峻的车市寒冬下,这条道路无疑是漫长的,需要持续的耐力才行。

  (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